shootforevet

510F***

玛德智障,510什么鬼,乔纳森·想寄刀片·诺兰,有新宠也不带这么玩旧人的啊,你这样会很容易失去我的(然而你并不在乎)
我绝对不会去看西部世界那个小婊砸的。
不,
我要看,
我要看看是怎么样的狐狸精能把你迷的神魂颠倒,宠妾灭妻!!!!!😡😡😡😡😡😡😡

啊啊啊啊啊!!!!!504把我这种常年潜水的都炸出来了,这里真是虐的我心肝脾肺肾都疼,糖里掺了一大把米田共,好想寄刀片!!!!!!😭

心情不好

       白石医生心情不好,这是翔北医院全体人员的心声。

       虽然还是很温柔的对待病患,但是却对绯山医生臭脸。

       虽然还是很勤快的上直升机,却总是和绯山医生错开时间值班。

       虽然还是会带着笑容和护士聊天,却一直无视绯山医生的警告。

       虽然还是会给绯山医生那咖啡,送午餐,写病历,却一直不给绯山医生好脸色。

       白石医生心情不好,绯山医生心情自然也不好。

     “我说过不准在医院抽烟,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情况,你想早点去阎王爷那里报道也请你出院之后再去,不要在这里给我添麻烦。”

      “你要是再骚扰我,我就把你的手剁了。”

       “藤川你这个白痴,又把x-光片放反了,真不知道你究竟是怎么毕业的。”

       “这个病人的点滴滴的太快了,护士是医生的后盾,作为后盾这么不尽责你让医生怎么开展工作啊。”

         平时脾气就爆的绯山现在心情不好,爆炸威力又上了几个等级。医院的医生,护士,病人都小心翼翼的避免和绯山接触,以免不小心点燃了爆炸桶,把自己炸死。呜,白石医生求你快点把绯山医生领走吧,好恐怖。

          而造成翔北大恐慌的罪魁祸首却一个人暗搓搓的呆在女更衣室里碎碎念,完全不知道外面因为自己发生了什么事。

    “  美帆子真讨厌,不让我碰她,却让别的人碰了,这一整天我都不要和美帆子说话。”

      “美帆子是个大笨蛋,明明是自己做错了事,却不来道歉,可恶,我已经5个小时没有和美帆子说过话了。”

       “快要坚持不下去了,已经5个小时有10分钟没有和美帆子说话了,可是,这次绝对不要这么轻易地原谅美帆子,这是原则问题。”

       “但是,这好像也不全是美帆子的错,我是不是太过分了。”

       “是啊,是那个混蛋的错,跟美帆子无关,美帆子是不会做错事的,我就知道是我的错,呜,美帆子我错了,你要原谅我。”

      “哟西,现在就去找美帆子道歉。”

 

       “白石,我有话跟你说。”

         两个人好像约好了一般,白石刚准备找绯山道歉,绯山就进来了。

       “美帆子,我……”

       “对不起”

          绯山从刚才就一直气沉丹田,见到白石的时候一股劲把气放了出来,一声暴喝,终于把话说了出来。

      “诶”

         白石被绯山的气势吓蒙了,完全忘了自己想要说什么。

      “虽然我在想你道歉,但你要知道,这件事不完全是我的错。要不是你,你,你太过分了,我也不会想要暂时跑到夏希那里住一阵子,你也不想想,你都撕坏我多少件高领衣了。”

         绯山越说越小声,脸也开始变得绯红,一想到那段时间白石总是缠着她那样这样,她就很懊恼,虽然她是不讨厌啦,说实话如果白石不会一激动就随便撕人衣服,她也不是不能接受。

          然而被吓懵的白石还没回过神来,绯山见白石一直不吭声,以为她还在生气,顿时就不开森了。

        “喂白石,你有完没完,都说这不能全怪我。谁知道之前说出任务不在家的林会突然回来啊,那我刚好洗完澡出来,我也不知道她会把我认成夏希,还跑过来死死地抱着我,我才是受害者好吗。再说后来林也被夏希赶去和brand睡了,到现在夏希都还不理她呢,也差不多可以了吧。”

      “怎么可能可以,林那家伙就算被罚和brand睡一辈子都不能平息我的怒火。刚洗完澡的美帆子,脸颊带着丝丝绯红,身上冒着热气,头发还在一点一点的滴水,浸湿了围在身上的浴巾,因为刚从充满热气的浴室出来,所以眼睛还带着些许朦胧,那样的美帆子就这么被林看到了,而且还被抱了,就算林是我妹妹也绝对不可原谅。”

        白石说着说着情绪慢慢激动了起来,双手握拳,两眼冒火,大有一副要找人拼命的样子。

        看到平时那么温吞的白石因为自己的事变得这么不理智,绯山很可耻的觉得高兴,能被一个人这样全心全意的爱着,真的让人很幸福,不过这些话绯山才不会跟白石说呢。

       “啧,真是个小气鬼。”

         “那我也只对美帆子小气,如果被看被抱的是别人我才懒得管呢。我的美帆子只有我能抱,其他人都不许。”

        白石一把抱住绯山,脸埋在绯山的颈窝里,闷声闷气地说着霸道的话。

      “好啦,我是你一个人的,没有下次了好吗?”

       “真的?”

       “真的,骗人的是小狗。”

        “耶,美帆子最好了。”

        “白痴,走了啦,要工作了。”

        “哦”

          至此,翔北危机暂时解除,你们问为什么只是暂时,呵呵,你们觉得以绯山傲娇的性子,以后跟白石闹别扭的机会会少吗?天真的少男少女们!

 

 

后记

林:呜呜呜,夏希你什么时候才让我上床啊,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玩惊喜play了,你就原谅我吧。

 

夏希:brand乖,我知道让你和那个流氓睡委屈你了,但是不给那家伙一点颜色看看她永远都不知道错。上次为了赢那个什么萌战居然去当大姐的男朋友,幸亏后来分了,否则我就让你咬死那个作者。


少林拳


        已经毕业的几个医生外加翔北炮台护士保持着实习时的习惯,时不时的在玛丽珍聚聚会,喝喝酒,给自称洋子实名大山恒夫的老板增加点营业额。

    “绯山,我听说你学过少林功夫是吧。”藤川红着脸,吐着酒气,一手搭在绯山肩膀问她。

    “学过一段时间的少林拳,怎么,你有意见啊。”

绯山嫌弃地拍掉他的手,一脸不耐烦。

      “哈哈哈,不是我有意见,是你未来老公有意见,不对,绯山你脾气这么差,又粗暴又不会家事,还会少林功夫,以后肯定嫁不出去啦,放心你未来老公不会介意的啦,因为你根本就没有。”

          藤川不管是清醒还是喝醉的时候,永远都那么作死,其他人已经默默地将头转过去,假装听不到接下来的惨叫声。

     “啊,绯山你干嘛,好痛快放手,我知道错了。”

果然吧

        听到藤川的求饶声后,绯山才放开他的手,不给点教训还真以为她的少林拳是白学的啊。

    “绯山你真的很暴力,这么凶,难怪去了那么多次联谊没一次成功的。”刚被教训完的藤川又一次不知死活的说着会让自己被人道毁灭的话。

    “藤川,这次你真的死定了。”绯山正准备伸出魔爪,对藤川实施第二次暴行,却被某人的一句话击得丢盔卸甲。

    “不会啊,我觉得绯山医生很温柔,是世界上最热情最温柔的人了。”这句话白石刚才就想说了,对于藤川对绯山说的话,白石其实是有点生气的,但是她知道她没有资格生气,因为她不是绯山医生的什么人,如果擅自生气的话会给绯山医生带来困扰的。

     “八嘎,白石你说什么呢,不要随便说这么奇怪的话。”白石的话让绯山这个人看起来就像一只煮熟的虾,那个笨蛋居然在这么多人面前说着种话,她都没有羞耻心的么?

   “哪有奇怪,我真的是这么认为的,绯山美帆子在白石惠心里是世界第一温柔的人。”这是我最真实的想法,你能感受的到吗?

        还在害羞的绯山注意到白石绯红的脸颊,终于意识到白石可能喝醉了,本来因为害羞而上升的温度慢慢冷却,原来只是酒后胡言,果然不应该有太多期待。

     “白石喝醉了,我先送她回家,你们继续。”说完就熟练地架着比自己高一个头的白石出去,混蛋白石,以后绝对要禁止你喝酒,每次都要把我搞的那么狼狈,不会喝就不要逞强啊,那是我的专利好不好。绯山一边把白石拖进出租车,一边在心里吐槽,下次,绝对不会再让你喝酒了。

       第二天,翔北食堂。

     “绯山你昨天真的很过分,我的手到现在还在痛,万一我做手术的时候手不小心抖了一下导致手术失败怎么办。”一到食堂,明明没人邀请他却偏要坐下来的藤川一开口就是抱怨绯山昨天的恶行。

    “手术失败绝对是你技术不好的问题,关我什么事。”这个藤川就是喜欢把事情往别人身上推,再说昨天要不是他起的头,自己也不会那么做,活该。

     “你,哼,我不跟你计较。对了,我跟你们说哦,我刚才听护士说,今天有个精神失常的病人因为自残送到我们医院来了,好像之前还伤过人,感觉好恐怖哦,你们今天要小心点哦,要是他发起病来到处砍人就惨了。也不知道干嘛送到我们医院来,真是倒霉,还好不是我们负责他,真希望他赶快出院。”

   “不管患者精神有没有问题,治病救人是医生的责任,既然病人送到我们医院了我们就要对他负责。你说是吧,绯山医,啊”白石话还没说完就被绯山狠狠地敲了一下头,她两手捂住被打的地方,一脸无辜的看着绯山,好像在控诉她的暴行。

        绯山被白石看的有些心虚,但很快就理直气壮了起来。

    “碰到这种危险的病人,在不危急的情况下,当然是能不接触就尽量不接触,能让他尽快出院就尽快出院,不然真的像藤川说的那样发起疯来到处砍人就麻烦了。医生也是人,在救人的同时也要懂得保护自己,不然连自己都受伤了,还怎么去救治病患。”笨蛋白石,不要老是想着别人,偶尔也要想想自己,如果你受伤的话,有人会难过的。

   “绯山医生怎么能这么说,身为医生怎么能从病人身边逃开。如果所有医生都这么想,那那个病人岂不是没人救治了。”白石情绪激动的站了起来,跑过去跟绯山面对面的对峙。

    “我又没说不救他,只是说要小心一点,你不要断章取义好不好。”绯山也气的站起来大声驳斥白石,混蛋,长得高了不起啊。

   “是绯山医生太过分了,总之我……”白石突然间什么都听不到了,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眼前的小个子推倒,然后周围发出一阵尖叫声,紧接着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白石醒来后看到的就是雪白的天花板,空气里是熟悉的消毒药水的味道。她敲了敲头,努力回想着昏倒前的事情。她和绯山医生在医院食堂里争吵,突然有一个拿着刀的病人朝她们冲了过来,然后绯山医生就把自己推开了。

病人,精神失常,刀,绯山医生

        回想起来的白石呆呆的坐在床上,她不敢想象绯山之后怎么样了,如果绯山出了什么事,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说什么要对病人负责,要是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她就算冒着被吊销医生执照的风险也一定要把那个精神病赶出医院,绝对不会让那个人有任何机会伤到绯山医生。到最后,她果然还是那个只会说漂亮话的傲慢医生。

      “哟,白石你终于醒了。”神经大条的藤川完全没有发现白石的异常,一脸的兴致勃勃的准备和白石分享最新的八卦。

     “藤川,绯山医生她……”呆滞的白石看到藤川想问他绯山的情况,又害怕知道。

        藤川没听到白石细小如蚊的声音,仍旧说着他的八卦。

    “白石你没看到真是太可惜了,场面那个壮观啊。看不出来绯山小小个力气居然那么大,把一个手里握刀的成年男人像丢白菜一样丢了出去,啧啧,幸好绯山之前没那么丢过我,否绝对会有心理阴影的。”

        白石听到绯山的名字后终于有了一点反应,她猛地抓住藤川的手,紧张的问着绯山的情况。

   “绯山医生现在怎么样了,有哪里受伤了吗?”

    “她哪有什么事,惨的是那个被她丢出去的男人好吧,虽然是他先动手的,但我还是莫名的为他感到悲哀,惹谁不好偏偏惹绯山,绯山翔北魔头的称号可不是白叫的,啊,痛。”藤川一回头就看到绯山笑眯眯的看着自己,手里还拿着刚才袭击自己的病历本,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他,立刻闭嘴走人。

   “那什么,我还有事先走了,白石再见。”

      白石没有回应,只是一直看着绯山,看到她真的没有任何不对才安下心来。

   “绯山医生,对不起。”

   “闭嘴,不准道歉。”

      被白石盯得浑身弃鸡皮疙瘩的绯山,在白石道歉的时候习惯性的回嘴。

   “不是我说你,你也太没用了吧,只是稍微推了你一下就晕倒了,身体素质有待加强啊,少女。”

   “对不起”

   “都说不要道歉了,你又没有做错什么事。”

    “……”

       一阵沉默后,白石又开始像刚才那样一直盯着绯山不说话,就在绯山实在受不了准备说话时,白石开口了。

    “对不起”

   “都说不要,唔”话还没说完绯山就被白石捂住了嘴,好近,看着眼前放大的脸,绯山的心不可抑制地做起加速运动了。

  “绯山医生,请听我把话说完好吗?”白石一脸认真的看着绯山,认真到完全没有注意绯山打雷似的心跳声。

绯山快速的点了点头,示意白石赶快把手拿开,可恶啊,这种事再来几次,她的心脏又要破裂了。

看到绯山点头后,白石才把手放开。

   “绯山医生,对不起,刚才我不应该和你争吵的,不然我也不会没注意到那个病人,让你为了救我跟他搏斗。

对不起,我擅自晕倒,没有保护你。

对不起,之前在玛丽珍我一直装醉让你送我回家,只是想和你多呆一会。

对不起,平时总是擅自替你写病例,我不是想抢你工作,只是不想你太辛苦。

对不起,那次联谊我故意装作喝醉让你提早走人,因为我不想看到你对那些男人笑的那么开心。

对不起,我擅自喜欢你,擅自决定要保护你,却什么都没有做到。”  

绯山已经被白石那一堆对不起弄晕了,如果再不阻止她,都不知道要说到什么时候。

“stop,如果非要这样的话,我也有话跟你说。

没关系,刚才我也没注意到那个家伙,而且我会少林拳,再多几个那种家伙也可以轻松撂倒。

没关系,我也想和你多呆一会。

没关系,因为你,我的确轻松了很多。

没关系,其实我也不喜欢那些男人。

没关系,我允许你喜欢我,允许你保护我。

还有,我也喜欢你。”

绯山每说一句话,白石对某个猜想就越确定一分,心也跳的越快,直到绯山最后那句话证实了自己的猜想后,白石已经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

“绯山医生说的是真的吗?不是来安慰我的吧。”

“白痴啊,谁会用这种事来安慰你。”啧,我到底为什么会喜欢这种笨蛋啊,现在把话收回去不知道还来不来的及。

“来不及了哦,美帆子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

“谁是你的人啊,我是我自己的。”

“那我是美帆子的人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

“美帆子”

“嗯”

“以后如果我惹你生气了,可不可以不要用少林拳打我。”

“……    尽量吧”


饺子


某日,在当麻又一次吃饺子把屋子弄得都是大蒜味后,正埋头研究案件的若叶爆发了。

“当麻纱绫,我再问你一次,饺子和我,你选哪个?”

“饺子,饺子,不管问多少次答案都一样,姐是不吃饺子会死星人,而且必须是大蒜加满的饺子。“当麻毫不厌烦的回答这个已经被问了无数次的问题,这女人以为自己是谁啊,居然妄想取代饺子在我心中的地位,太天真了。

“当麻纱绫你混蛋,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啧,滚就滚。”说完,当麻就带着自己的红色行李箱小跑着离开了。

大街上,一个左手缠着绷带,右手拉着行李箱,头发邋遢的女人无精打采坐在公共座椅上,嘴里还一直喃喃自语着什么。

“饿死了,饿死了,姐要吃饺子。”当麻从若叶家离开后一直在街上闲逛,不久后肚子就开始抗议了。因为走的太急身上没有带钱,所以不能买饺子吃的当麻终于饿的瘫坐在街边的椅子上。

没有钱,又不能回家,当麻只好向自家姐妹求助了。

“摩西摩西,沙希,姐肚子饿了,借姐点钱买饺子吃。”

“四姐,goumei,我的钱都在渚大人那里,没有钱借你,不然我请你吃水煮蛋吧,我跟你说哦,水煮蛋真的很好吃的,它……”

“啪”谁要吃那种就算加了大蒜还是没什么味道的白痴蛋啊。

“摩西摩西,真理子,姐饿了,给姐……”

“四姐,goumei,佳乃生病了我要去照顾她,有事明天再说,byebye”

真理子居然挂姐电话,死黑皮,姐诅咒你一辈子都被真理子压。

姐就不信没有鲇川若叶姐就吃不到饺子,再打。

“摩西摩西,纯子,姐……”

“呜呜,四姐,你快来救小黛,她被我不小心关在案发现场的密室里了,我现在已经听不到她的声音了,她是不是快死了。小黛,你不能死啊,你死了我怎么办,我……”

“啪”

继续打

“嘟,嘟,嘟,嘟,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候再拨……”

再接再厉,当麻纱绫,你可以的。

“摩西摩西,二姐,你借我点钱吧。”

“嗯,是当麻啊,纱枝别闹了,当麻还在呢,唔,这里不行,纱枝,不,不要这样……”

“啪”她完全不想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深吸一口气,这是最后一个了,再不行姐就要饿死街头了。

“摩西摩西,大姐,我是当麻。”

“当麻,你要帮帮我,美帆子这几天不让我帮她抄病例,不让我给她买咖啡,也不让我在更衣室里玩亲亲,我要怎么办啊!”

“啪”如果你继续因为在做某些事时撕坏大姐几十件高领毛衣,这样的事情会一直发生。

可恶啊,自家的姐妹平时已经很不靠谱了,没想到关键时刻更不靠谱,一个两个都被白家的人吃的死死的,真是一个比一个没用。看来红家只能靠姐来撑场了,姐怎么都不会向那个混蛋律师低头的。

“咕”好饿啊,姐要不行了。都说人固有一死,但是饿死未免也太惨了吧。

算了,还是回家吃饺子吧。

回到家,鲇川若叶还在整理她的案件,知道自己回来头也不抬,啧,太不给姐面子了。

“我回来了”

“桌上有饺子,你自己拿去热来吃吧。”

 

“哦”

 

三十分钟后

“我吃完了”

“碗放着,我待会洗”

“哦”

……

     第二天

     “当麻纱绫,谁让你在我的酱油拌饭里加大蒜的,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有味觉失调症啊。”

     “啧,大蒜多好吃啊,我是喜欢你才给你吃大蒜的,一般人还吃不到呢。”

     “我不管,大蒜和我,你选哪个。”

     “大蒜”

     “滚”

 

IQ201的当麻纱绫这次聪明的带了钱包后才滚,然而

“当麻纱绫,你丫把钱包还给我。”

才不要,老公给老婆钱花天经地义,姐可是红家的顶梁柱呢。

 


六法全书

      法庭上,青砥纯子看到犯人席上黛真知子耷拉着个脑袋,一脸无精打采的样子,她身旁的偏分律师神情激昂的为她辩护着,并且似乎快赢了,可是她好像并不高兴,直到最后宣布她罪名不成立时也不见她的笑容。她是因为自己的心意没有传达到对方心里而感到沮丧吧,明明那么努力的想要让对方知道自己的感情,还把自己最喜欢的六法全书送给对方,结果却被当成变态起诉,如果换做自己大概会难过的把自己锁在密室里,直到小锁匠来开门。

      回到家径直去了那个堆满六法全书的房间,这些六法全书都是那个叫黛真知子的犯人寄过来给大姐的,已经寄了一个多月,每天寄一本,每一本都被包装的很精美,让人一眼就能看出送礼者有多珍惜被送礼的人。其中大部分是没有一丝褶皱的新书,在这些书里面只有一本是有些破烂的做了很多笔记的旧书,书上圆圆的字体有些可爱,可以想象写字的也一定是一个可爱的人。而纯子最喜欢的也是这一本,因为可以感受到书的主人对于书的珍惜和对法律的热情以及正义之心。没由来的,青砥纯子很想认识黛真知子,很想知道关于她的一切,很想要了解她对大姐的心意。

第二天,想到就做的青砥纯子拿着那本破烂的六法全书来到了古美门律师所。

“这位小姐,请问你有什么事吗?。”开门的是一个笑容很和蔼的大叔,他有礼的态度稍稍缓解了她的紧张。

“我,我找黛真知子。”八嘎,我在干什么啊,居然就这么过来找人了,见到她我要说什么啊。难道说我觉得你的字很好看,所以请和我交朋友吧,这样会被当成变态的吧。可是事已至此,门都敲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原来是找黛律师的,那么,请进来吧。”服部依旧有礼的请这个之前不久还起诉过黛律师的和黛律师很像的纯子进去屋里。

纯子一进门就看到黛真知子和那天法庭上的偏分律师吵得不可开交,但是却不会让人感觉他们的关系不好。

“两位33,有客人来了。”服部阻止了两个幼稚小鬼的每日几吵,让他们注意到进来后就一直看着他们逗逼的纯子。

“哟,是那个比晨间剧女主还要地味没用的律师啊。”古美门一如既往的向每一个在他看来不是美女的人喷着古美门毒液。

“33,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人,而且我哪里地味了,我告诉你我总有一天会打败你的,毒舌古美门,让你知道我是多么的有用。”黛真知子气的脸的鼓起来了,再加上她的蘑菇头发型,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个气鼓鼓的巨型犬。

“噗,好可爱。”糟糕,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听到声音的两人终于又注意到纯子的存在,古美门首先回过神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绝对不能正常分的偏分才说道:

“比晨间剧女主还地味的律师小姐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青砥律师是来找黛律师的。”服部看到黛律师又打算反驳,及时的先把纯子的来意说清楚,成功的阻止了新一轮炮火的开始。

“诶,找我的。”黛真知子这才从跟古美门的争吵中彻底清醒,仔细打量了眼前的人,才发现是那个代表绯山医生起诉自己的律师,好像是绯山医生的妹妹。想到绯山医生,黛真知子原本的斗志昂扬瞬间熄灭变成了一只耷拉着耳朵的巨型弃犬。

“既然没我什么事,那我就跟美女约会去了,服部,备车。”

“是。古美门33。”

只剩两人的屋里气氛开始变得阴沉,黛真知子满脸都写着忧郁,失落和沮丧。

“是绯山医生叫你过来让我不要再寄书了么,放心,我不会再那么做了。”

“不,不是这样的,我来是因为,因为觉得你送的六法全书很好看所以想问你是哪里买的。”纯子想要解释,却因为太紧张变得有点语无伦次。

听到纯子回答的黛终于愿意抬起头看着纯子,她觉得现在得纯子全身都散发着光芒。

“你也喜欢六法全书吗?”

“当然,我,我也是律师嘛。你寄的那些书我都有好好收藏哦,其实我这次我大姐是做的有些过了,毕竟会喜欢六法全书的人怎么可能是坏人。”

“是,是哦,我才不是坏人,我只是想让绯山医生知道我的心意,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绯山医生她现在应该很讨厌我了吧。”

“是很讨厌没错”一根筋不一会说谎的纯子,说了让人伤心的大实话。

“果然是这样,看样子我是没有机会了,绯山医生,呜呜呜”

“欸,你别哭啊,大姐讨厌你才不是因为你做的这些事,是因为,因为……”慌乱的纯子想要试图挽回对黛造成的伤害,但又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

“呜呜,不是因为这个是因为什么?”

“是因为我大姐是个妹控,她对任何抢走她妹妹的人都讨厌。”

“可是我没有抢走她什么妹妹啊,怎么会因此讨厌我,果然你是在骗我的吧,呜呜”

眼看着黛陷入眼泪的旋窝不可自拔,纯子急的一把站起来对着黛九十度鞠躬,然后一堆不经大脑的话就从嘴里冒了出来。

“因为你抢走了我”

“诶”
     “黛真知子,我喜欢你,请你和我交往。”

“诶诶诶”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等到纯子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后,一股热气直往上冲,不等黛说些什么就跑了出去。

      回家后的纯子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希望以此忘掉自己说的那些白痴的话。本来只是想安慰对方的,为什么最后会变成那样。

      可是那些话真的只是安慰吗?情急之下,不经大脑,不考虑后果,冲口而出的话有时候是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那时候说那些话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因为太紧张已经忘了,可是现在回想起来,心底却涌现出一股期待,期待如果自己没有逃,她会怎样回应我。

     果然不只是安慰而已,那些话是冲动的产物,但也是自己最真实的心情。青砥纯子喜欢黛真知子,毋庸置疑,鉴定完毕。

      可是她喜欢的是大姐啊,难道自己还没开始的恋爱就要这么结束了吗?虽然之前也喜欢过白石医生,可这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喜欢白石医生,所以希望她可以幸福,也希望她可以被很多人喜欢,知道她喜欢大姐后也会鼓励她加油。但是对于黛真知子,纯子希望她的幸福是由自己给的,希望她只被自己一人喜欢,知道她喜欢大姐就会想要赶快把大姐扔到白石医生的床上,断绝她的想法。

      不过自己现在想再多也没有用,到底她会怎么回应,想要知道,又害怕知道,这大概就是所谓恋爱的心情吧。

     接下来的几天,纯子就在等着黛的回应,她有一种感觉,黛一定会给她一个答案,不管是接受还是拒绝。黛真知子是一个很认真,很珍惜别人心意的人,所以她不会用逃避来解决问题。

        等待的日子总是漫长的,这些天纯子吃不好睡不好,连密室都没心情解了,本来就地味的人又刷新地味下限。

       终于在两个星期后,绯山家又收到一本六法全书,只不过收件人由绯山美帆子变成了青砥纯子,而刷新地味下限的纯子又变回地味纯子了,可喜可贺。

 

 

 


红白日常

     

某日,白石家

纱枝:哇,这张好看,这张也好看,可恶这张更好看,不管那张都好棒,我到底要用哪张参加比赛啊,好烦。

花:二姐你又偷拍绯山医生了,不过绯山医生这么可爱也难怪你会做出这么痴汉的事情。花花也每天都会做猪排饭,然后放在绯山姐姐家门口哦,不知道绯山姐姐觉得猪排饭好不好吃。

若叶:平泽纱枝,三岛花你们两这个变态,知不知道你们这种骚扰行为是违法的。虽然,我每天都用和绯山医生同一牌子的酱油,吃的每一口饭里都是绯山医生的味道,但是我的行为是绝对合法的, 就算要当痴汉,也要当有文化,懂法律的痴汉才不会被人抓到把柄。

黛:诶,四姐好厉害。我上星期把我对绯山医生的仰慕之情寄托在六法全书上,然后寄给绯山医生,结果就被当成变态起诉了,幸好有古美门律师替我辩护才被免去牢狱之灾,不过这样一来我的债务就更高了,呜呜呜,我什么时候能还清债务啊。不过为了绯山医生,一切都是值得的。

佳乃:五姐就是太蠢了才会总是被那个偏分律师欺负,四姐虽然厉害,但跟我比起来还是差点。酱油里虽然有绯山医生的味道,但你又不是每时每刻都在吃酱油,像我这样这个人都染成酱油的颜色,绯山医生看到我一定会觉得非常亲切,然后,嘿嘿嘿嘿。

渚:哼,都是一群没用的家伙,跟踪猥琐绯山这么久跟她连话都没有说过,真是蠢死了。我前几天找了几个辣妹围堵绯山,然后上去英雌救美,绯山现在对我崇拜的不得了,还每天都给我送水煮蛋吃,虽然感觉性格跟以前有点不同,不过恋爱中的少女都是这样的,所以你们就死心吧,绯山已经是我的人了。

白石:嘿嘿,第695件绯山医生的高领毛衣get。听说收集到700件绯山医生的高领毛衣就可以兑换一个绯山医生,就差一点点了,白石惠加油。

绯山:阿嚏,阿嚏。

讶岛:绯山医生你感冒了吗,怎么一天都在打喷嚏。

绯山:阿嚏


红白微日常5

绑架

       没有多余的病例要抄,没有被人说是袋鼠,没有被骂是傲慢医生,也没有用很生气的语气说的很温柔的话,到处都找不到那个明明很娇小却比谁都强大的人,白石已经一整天没有看到绯山医生了,电话也打不通。

        已经到了晚上并且不用值夜班的白石仍然呆在医院里,除了医院她不知道还可以到什么地方去找绯山。白石不知道为什么只是一天没有绯山医生的消息就变得如此不安,就像当初绯山医生发生列车事故时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消失了,心里空空的,刺刺的,有点疼。正当白石试图理清心里的感觉时,她的手机响了。

??:想要绯山美帆子活命的话,现在一个人到xxx酒店xxx号房。

白石(惊慌):不管为了什么,请不要伤害绯山医生,你想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我现在就过去。

xxx酒店xxx房

       白石一进房间就看到绯山不省人事的躺在床上,此时绯山面色潮红,身体不停的在扭动,白石见状以为绯山中了什么毒刚想叫救护车就看到床上有一张白纸似乎写着什么。

To白石惠

    绯山美帆子被我们喂了一种叫‘爱你就要压死你’的「哔」药,要解此药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找到一个人给她一夜「哔」七次,次数不能多也不能少,否则那个人就会「哔」而死。

                                                                                        From绑匪shoot

       白石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眼睛直愣愣地看着那张轻飘飘的白纸,脸迅速红成大姨妈。我都还没告白难道就要先干这种事,好像不太好吧,绯山医生一定会生气的。可是如果不这样,绯山医生就会死的,我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绯山医生对不起,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你死掉的。

经过一系列的内心挣扎,白石最终将罪恶的双手伸向了昏迷的绯山。

 

三岛花的餐厅

shaw:这样真的没问题吗,我怎么感觉不大对呢?

root:这是tm给的方案不会错的,你要相信她。

听完这话,shaw有些犹豫的咬了一口盘子里的猪排,脸色一惊。

shaw:it's amazing,没想到这家餐厅其貌不扬,东西却是一流的好吃,明明是一块普通的猪排,却能让人吃出牛排的味道。root,让tm把这个餐厅买下来吧,等我们回美国后就每天空运猪排到我们家。

root(邪笑):都听你的,只要你也能满足我的愿望。

shaw(犹豫):ok,只要有牛排味的猪排,你想买多少熨斗都可以。

root:成交。

shaw:对了,白石和绯山那里怎么样了。

root:以白石的性格,本来就属意绯山,又做了那样的事,她是绝对不会轻易放绯山走的,何况绯山对白石也不是什么意思都没有,只是因为傲娇所以才一直故意跟白石做对。

shaw:真是麻烦的家伙,既然彼此有意就快点在一起啊,磨磨蹭蹭的都把人逼得要毁灭世界了,傲娇什么的果然好烦啊。

root(斜眼)os:你到底有什么资格说别人。


只爱一辈子

千叶县某地反生火车侧翻事故,翔北立即派出直升机救援。

救援接近尾声,已经做好伤员分类的白石下意识的就去寻找某个身材娇小的医生,自从那次列车事故后,每次外出救援结束后,白石都要第一时间确定绯山的位置。她绝对不要像那次一样,只能在手术室外,看着满身是血的她在手术台上不知生死。

四处溜达一番后,终于看到绯山正在往火车隧道里走。

“绯山医生等等,你要去哪?”白石拉住正在快速走向隧道的绯山。

“喂,你别拉着我,我去看一下隧道里还有没有伤者。”对于白石的行为,绯山感到非常不爽,什么嘛,我又不是小孩,干什么什么事都要跟她讲。

“那就请绯山医生先确认好安全后再进去,我不想看到绯山医生再受伤了。”白石一脸严肃,仿佛只要绯山不答应就决不会放开似的。

“知道啦,啰嗦。”

糟糕,脸好像有点烧,都怪那个笨蛋袋鼠,没事讲什么乱七八糟的话,什么不想再看到我受伤,我很容易受伤吗?再说,我受伤关她什么事啊。

听到绯山的回答,白石这才恢复笑容,果然绯山医生是最温柔的人了。

“那我陪绯山医生一起去吧。”绯山医生这么娇小,我要好好保护她才行。

“随你便啦,你自己小心点,你要是受伤拖我后腿的话,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受伤的话,我才不会管你。

“我会小心的,谢谢绯山医生的关心。”绯山医生关心我的样子好可爱,怎么办,心好像跳的越来越快了。

”谁关心你啦,我只是怕你拖我后腿。少废话,快点走啦“啧,真是自以为是又讨厌的傲慢医生。

“是,绯山医生。”

隧道内

“绯山医生,我这边没有发现。”

“我这边也没有”

“那我们出去吧”

“好”

经过一番检查后,白石和绯山没有发现其他伤患,正准备出隧道,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喊“地震了,大家小心。”

绯山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身旁的人扑倒在地,紧接着就是一阵地动山摇。等到震动停止后,绯山看着压在自己身上,浑身是血的白石,心里涌上一阵恐慌。

“白石,你醒醒,别吓我。白石,你再这样我要生气了。”绯山想要检查白石的伤势,可是她整个人都被白石和她身上的石头压住了,根本动弹不得。

“喂,笨蛋袋鼠,你千万不要有事。你出事的话谁帮我写病历,谁帮我按住难缠的病人,谁听我讲那些无聊的恋爱史,白石你听到没有。”绯山说的越多,声音就越哽咽。

“咳咳,绯山医生,对不起,让你担心了,说好不拖你后腿的,是我食言了。”身体好痛,可是听到绯山医生难过的声音白石心里更痛。

“闭嘴,不准道歉,你给我撑着点,很快就会有人来就我们了。”眼睛里的水越来越多,白石的模样也开始模糊起来。可恶,这个时候下什么雨啊,我都看不见白石的脸了。

白石看见绯山流泪的样子,很可耻的觉得这样真好,能看见这么担心自己的绯山医生真的很好。突然有些不甘心,那些还没说出口的话,就要永远的被掩埋在这个地方。

“咳,绯山医生,我有些话想要和你说。”

“闭嘴,有话等到你没事后再说,现在先保存体力,好好给我活下去。”

“不要,我怕现在不说以后就再也没机会说了,这样的话,我就是死也不会甘心的。”白石难得硬气的拒绝了绯山,好像变回那个时候强迫绯山接受检查的白石,难得的霸道。虽然嘴上说讨厌她一脸傲慢医生的样子,但心里其实觉得很高兴,有人比自己还担心自己。

“刚认识绯山医生的时候我其实很不习惯和你相处的,因为绯山医生总是很大胆,敢于将自己想说的话说出来,会在病人违反医生嘱咐的时候大声的指责他们,然后一遍又一遍的叮嘱他们注意事项,对每一个病患都那么认真负责。这些都是我没有的东西,我很喜欢,绯山医生认真工作的样子,生气的样子,明明很担心却要假装不在意的样子。绯山医生,我喜欢你。抱歉,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对你说这样的话。但是,不说的话,很不甘心啊,我的心情绯山医生一直都不知道。偶尔,我也想任性的不顾别人的感受,说一次我想说的话。对不起,绯山医生,请原谅我的任性要求。如果可以,下辈子,请绯山医生和我交往好吗?”白石拼着最后的力气把话讲完,努力的睁着眼睛想要听绯山医生的回答,但是眼皮好重,她好累啊。绯山医生,我先睡一下,我醒来的时候请你告诉我答案。

白石一睁眼看到的是雪白的天花板,周围是熟悉的消毒药水味。原来我还没死啊,对了,绯山医生呢。

“啧,臭袋鼠,你总算醒了,这几天抄病例抄的我都快死了,你要是再不醒来我就要揍你了。”

白石望向声音来源,只见绯山一脸凶狠的瞪着她,好像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

“绯山医生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只是好像憔悴了很多,是因为我吗?白石心里对绯山憔悴的原因有一点小小的期盼。

“托某人的福,除了一点擦伤什么事都没有。”笨蛋袋鼠,干嘛笑的那么灿烂,现在受伤躺在床上的可是你诶。

接下来两人谁也没说话,病房里一阵沉默。白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想知道绯山的回答,又害怕那不是自己想要的,打破了现在的平衡之后,她和绯山连朋友都做不成。

绯山一直在等白石开口,不过看她一脸纠结的样子,等她说话估计是下世纪的事情了,最终还是绯山打破了沉默。

“下辈子我不会和你在一起的。”

果然是我自作多情了呢,白石此时心痛的说不出话来,却不得不说。

“这,这样啊,其实绯山……”然而,白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一个人之所以会成长为现在的样子,是由他所生长的环境,经历过的事情,接触的人和其他很多东西一起决定的。即使是同卵双胞胎,在相同的环境长大,交往相同的人,两个人长大后也不会变得一模一样。”

“这个我知道,但是我不明白绯山医生的意思。”白石有些不明白,自己不是被拒绝了吗,绯山医生为什么要和自己说这些。

“所以”绯山深吸一口气,努力将自己脸上的温度降下来。

“我爱一个人,只会爱她这一辈子。因为下辈子的时候,我不是我,她也不是她了。”

“诶,难道绯山医生这是答应了的意思吗?”白石快要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淹没掉了,本来以为不可能的事变成了现实,本来因为不可能得到的东西,就这么突然的得到了,白石不敢相信的在自己大腿上重重的掐了一把。
“好痛”会痛诶,原来真的不是梦,嘿嘿,白石现在开心的只会傻笑了。

绯山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白石先是掐了自己一把,然后又自顾自的在那里傻笑,太蠢了,突然有些后悔说那些话了,不知道现在反悔还来不来的及。

“来不及了哦,绯山医生既然已经答应了我任性的要求,我就一辈子都不会再放开绯山医生的手了,能像这样和绯山医生牵手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呢。”白石一把抓住绯山的手,紧紧地握着,就好像那是她无可替代的珍宝。

“谁答应你了,你少自以为是了,还有,谁允许你牵我手了。”绯山嘴上这么说,却没有真的掰开白石的手,算了,看在笨蛋袋鼠受伤的份上就满足她一点小小的愿望好了。

“美帆子,我可以叫你美帆子吗?”

“白痴,你不是已经这么叫了吗。”

“那美帆子,我可以亲亲你吗?”

“混蛋,你不要得寸进尺,你再这样我就……唔”

呐,美帆子,虽然你说只会爱我一辈子,但是下辈子白石惠还是要和绯山美帆子在一起,神啊,请原谅我又一次贪婪而任性的要求。

 

 


红白微日常4

少女与不良

     上原真理子最近有些无聊,学生会没什么事可干,篮球赛赛季也过了,学习上也没有遇上难题。在家里,大姐还是每天在医院找白石医生的麻烦,三姐最近总是被一个双马尾缠着要给她吃猪排饭,四姐老是找那个叫鲇川若叶的律师吵架,五姐谈恋爱了,沙希也找到一个虽然喜欢欺负她,但是愿意给她买水煮蛋的人了,虽然那家伙是个黑社会,就连最苦逼的二姐似乎也有一个愿意和她一起苦逼的摄影师。就只有自己还一直停留在原地,无所事事,当着那个自己并不喜欢的完美会长。

“喂,你东西掉了。”

走在路上思考人生的上原真理子听到声音回过头去,一个打扮的像不良少女,皮肤黝黑的女生正拿着原本属于自己的手帕走过来。

“给你”香坂佳乃努力平复自己狂跳的心,故作镇定。

“谢谢”接过手帕后,道过谢的真理子转身欲走却被人阻止了。

“喂,我帮你找到了你的手帕,你难道就打算这么走了吗?”香坂看到真理子准备离开,情急之下拉住了她,已经乱成一团的香坂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说了什么,只是下意识的想要留住真理子,不管用什么理由。

这算是被不良勒索了吗,虽然对方还没有提出要求。上原真理子刚想使出少林拳法解决对方时,突然看到她的手有些颤抖,仔细看的话,好像脸也有些红,这难道是在,紧张,这年头勒索的人原来比被勒索的还紧张吗?明明长得这么高大,结果意外的很弱气呢。

真理子:那你想要怎么样呢?

佳乃:最,最起码请,请吃点东西吧。

真理子:这样啊,可是我今天没带钱,不介意的话去我家我做给你吃吧。

佳乃:诶?可,可以吗?会不会太麻烦了。

真理子:可以哦,因为你帮我找到了很重要的东西,所以这是应该的,拜托了,请一定让我做饭给你吃。

佳乃:这,这样的话,那就谢谢了。

真理子:不用谢。对了我们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上原真理子,你呢?

佳乃:我知道,啊,不是,goumei,我是香坂佳乃,请多多指教。

真理子:嗨,佳乃,你喜欢吃什么呢?

佳乃:我不挑的,什么都可以。

真理子:这样的话,我就做……

嘛,好像不那么无聊了。